这里是叒述,高三狗,淡圈。
主混全职四欠语C。
熊孩子一个,唱歌可爱巨甜。

【喻黄ABO】祸缘 01-03

*设定:喻A烦B【不要问我为什么天天不是O。】
*蓝雨霸道总裁天&"牛郎"喻苏苏
副cp:王叶双花
*阿珞是个美术生,文笔不好请见谅。

01

  "黄少,麻烦帮我看看这一封email怎么回?"
  
  "黄少救命啊!下个礼拜就到截止日期了,这份报表还有几处不明白的地方,救命啊!"
  
  "黄少,今晚叶总的饭局约在g市酒家,他点名一定要你去的,黄少你要是真不去公司未来的几十份合同就要泡汤了QAQ"
  
  "那个……黄少……"郑轩叫住试图逃走的黄少天,一个气愤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
  "亚历山大……"郑轩同志秒退几步,惊恐万分的神情在脸上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  
  黄少天扶了扶额,只要他在办公室路过,耳边总是嗡嗡嗡地充诉着他的名字。

  
  
  所有蓝雨集团的员工,无论上到花甲下到弱冠,无一不知道他的名号:妖刀!作为联盟最颇有盛名的机会主义者,他年仅24便在这家大型跨国公司:荣耀的蓝雨集团担任总裁!除去话多这个特点,所以人都觉得他的人生和他的工作能力一样完美perfect。不可否认,他本来就是属于商界顶尖的大神级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 在外人眼中,这样的大神级人物都是Alpha,但蓝雨总裁的第三xing别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     是的,你没有听错,总裁大人不是Alpha,而是现代社会较为普遍的群体的一员: Beta。

   黄少天不喜欢应酬,这也跟他的特殊能力有关系,他讨厌那些无理取闹的Alpha刻意释放难闻的信息素,污染空气。哦?想问我们的总裁大人为什么会闻得到信息素?嘘,秘密^_^

   ……
  
  
   "郑轩,你去帮一下李远宋晓,不会就叫他们写辞职信,我们蓝雨不会无缘无故引进一些什么都不会的人才。还有,你们知道我是个大忙人,应酬基本上都是不参加的,balabala……"黄总裁下达完命令,转身走向电梯间,想了想之前的话。
  
  "等等,你说的叶总是谁?"
  
  "黄少QAQ,是兴欣的叶总,叶修大神。"
  
  "老叶什么时候会怎么好心请我吃饭,这可不是他的作风。"他揉了揉自己紧皱的眉心,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会儿。
  
  
  "算了算了,就当和老叶叙叙旧,那几十份合同我会搞定的。"
说完,电梯缓缓合上,隐隐约约能听到外面的叫声,是郑轩在喊他。

  
  
  "黄少!!!你早退了!"

  
  
  

   黄少天来到地下负一层的停车场,转过一个路口就听见鸣笛声,那是一辆红色xx车,从里面走出一名美男子。

  "哎哟喂这不是霸图的张总监吗?怎么有空来咱的蓝雨停个车啊?"

  张佳乐,霸图黑社会【bushi】霸图集团的市场营销部总监,是一个Omega,留着一头酒红色中发,长相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的称号"联盟一枝花"。
  
  "什么停车,总部派乐爷我来蓝雨协助黄总裁的工作,也顺便接你老人家去老叶的饭局。"
  张佳乐示意上车,黄总裁也不客气,坐上副驾后随手把风衣甩到后排。
  
  "啧啧啧,联盟这是在怀疑本总裁的实力吗?我是谁,我可是商业界最颇有美名的机会主义者,黄少天,天哥我啊!"
   
     黄少天转过头看了一眼张佳乐,对方一副【你吹,继续吹.jpg】的模样,许久才开口:
  
  
  "身为Beta,你一个人干两个人的工作,不辛苦吗?"
  
  "辛苦是什么?能吃吗?在天哥的字典里没有辛……"
  
  他又看了一眼,回应他的只有对方的冷漠。
  
  "好吧好吧,不玩了。"
  
  "知道就好。快点回答我的问题。"
  张佳乐发动汽车的引擎,车子很快地驶出停车场。
  
  "辛苦是理所当然的,只有在现在拼搏,才会有更好的发展。如果当年老鬼……"
  
  黄少天望着车窗外的车来车往,人来人往,想到魏琛,总会让他心怀失落感。
  
  "魏前辈之所以把蓝雨交给你,是对你的信任。方前辈支持你,也是魏前辈相信,你可以撑起蓝雨的一片天。"
  
  "联盟也知道你要承受的东西太多了,幸好你是Beta,给你安排Alpha和Omega搭档都毫无问题,只是你全都拒绝了。"
  
  "我……"
  
  "嗯?"
  
  "我习惯一个人,我想证明自己。"
  
  "唉:-(,执迷不悟,你可要好好效劳乐爷。"

  "我就不明白为什么联盟要把一个未标记的Omega张佳乐扔到我大蓝雨来,当我这是未婚群体安置中心啊???"

  "那……黄少天你不就是单身狗领头犬?"

  你的好友【柯基大屁股  黄烦烦】使用表情 【狗头版你再说一遍. JPG】
  
  "回你的霸图去,不要老跟我抱怨韩文清的钱包脸和张新杰的强迫症。"

  "更何况,其实是我申请下来的。"
  

  "没有搭档……我自己经历过的,只有我自己知道,你以后会明白的。"

  黄少天没有反驳,闭上双眼,听着车载音乐播放 孤独患者:
  
  "……

  我不唱声嘶力竭的情歌

  
  不表示没有心碎的时刻

  
  我不曾摊开伤口任宰割

  
  愈合就无人晓得我内心挫折

  活像个孤独患者自我拉扯

  外向的孤独患者有何不可

  ……"

  外向的孤独患者需要认可。

  得到许多人的认可。

  
  
  
02.

  叶总的饭局上,黄总裁和张总监一句话也没说。

  叶修也是荣耀商界的另类人物,也是一个Beta。
  
  最近跟微草的当家爸爸王大眼好上了。
  
  以出差为由,秀恩爱为目的来请大家吃饭的。
  
  终于,看着满脸春光的叶修,俩单身人士忍无可忍了。
  
  啊!妈妈,我的24k狗眼啊!
  
  黄少天拿出自己新买的iPhone XX,打开与乐乐的聊天界面,疯狂地往屏幕上戳。

  
  
蓝雨第一霸道总裁:
靠×1000老叶那家伙请我们吃饭的目的居然是要告诉我们俩他恋爱了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最重要的是什么,对方竟然是王杰希那个大小眼!
 
  
世界第一帅乐乐:
黄少天你现在就好像原配在疯狂怼小三的 真.泼妇。

  
蓝雨第一霸道总裁:
乐乐你就这样对你的新上司的吗?世界无爱了。【手动再见.jpg】
     
  
世界第一帅乐乐 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【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.jpg】

  "哟,黄少天怎么不说话,难不成在嫉妒我?"
  叶修放下手中的烟,瞄一了眼黄少天,很快便看穿他的内心深处。
  
  "我哪有!我只是在思考人生!"
  
  "别狡辩了,还是乖乖默认罢了。" 一旁的张佳乐呡了一口红酒,一脸嫌弃地看着黄少天。
  
  "你都能谈恋爱了为什么就我没有伴侣!"

  "烦烦,女性特殊人群就难找了,找个男的也行啊,更何况现在社会更推行特殊人群的交往。"
  "你这种Beta小处男独守空房寂寞空虚冷,只需要与Alpha一夜春宵便可解封人性。"
  
  "你们俩串通好气我的吧……"

  黄少天的死亡凝视注视着他俩,张佳乐假装没看到,用余光瞥了一眼叶修。
  
  "算了算了,我知道少天大大忙中抽出时间来找我签合同的"

  "签给你就是了。"叶修无奈地向他伸手,一搭合同顿时砸在手上。
  
  "哎呀老叶你早说嘛,其实我就是等你这句等了很久了。感谢叶总的关照,合作愉快合作愉快。"双手奉上随身携带的签字笔,笑嘻嘻地握住叶修空档的手。
  
  "呵呵,黄总裁果然厉害👍叶某敬佩,敬佩。"
  
  "那还用讲,我可是联盟最有名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。"

  "可是你没有女朋友,哦不,是男朋友。"

  黄烦烦:【你有本事再说一遍看看!】

  
  ……
  
  ……

  
  
  "今朝有酒今朝醉~老叶烦烦来相随~"
  
  "张佳乐你闭嘴!我是有家室的人。"
  
  "老王的灭绝星尘拍下来我也不怕!老子有寻猎,看我的biubiubiu"
 
  "中二病又犯了【捂头】"
 
   "诶,黄少天过来帮忙……"
  
  叶修搀扶着醉醺醺的乐乐,时不时回头看了看无所事事的黄烦烦。
  
  他的眼神迷离恍惚,停下脚步,注视着远处的一对小情侣。

  
  黄少天,你还是想着他。

 
  
  酒家大门口停了一辆宝马,瞧见叶修等人走出来,车主连忙下车迎接。
  
  叶修把张佳乐塞给他,转过身望着发愣的黄少天。

  "少天大大。"
  
  "唉,老叶叫我干嘛?"
  
  "过去的事别想太多,有机会,去找你真正的另一半吧。"

  "我……"

  "你还年轻,有的是时间。像我现在的年纪,已经谈不上一场正经的爱恋。"
  
  "老叶,你知道的,我……"黄少天欲言而止。
  
  
  ……

  
  
  "少天大大快点回家吧,小心在路上被怪叔叔引到幽深小巷爆菊"
  
  "去你妈的叶不修,你才被王大眼爆菊呢!"
  
  车内的Alpha王某人尴尬地咳了一声,叶修戏谑地笑了笑,谁是上下还说不定。

  "走了,自己小心。"
  
  "我会的。"
    
   叶修同张佳乐离开后,黄总裁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。g市正值初春,气温不冷不热。街上没有什么行人,最热闹不过的唯独小巷子的夜宵摊。
 
  倚在天桥的栏杆,脚下的机车在道路上穿梭,背后的高楼大厦灯红酒绿,一切都在意识中恍恍惚惚。桥头老人拉着老朽的二胡,曲子里透露出一丝丝凄凉,懂得欣赏的人寥寥无几,是
 
   二泉映月。
       
  社会每一天都在变迁,曾经的黄少天无知懵懂。青春期的他打过架,逃过课,不明白旁人的劝说,谅解。渐渐地长大成人,分化成Beta,从毛头小子到大学生到蓝雨总裁,压力越大,责任也就越大。
       
  人为了自己的理想总得失去一些东西,失去的永远失去,重头来过……只是,那个人早已离开,换来的孤独,无人问津。
  
  
      "天,我们可能……"
  
      "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。"
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  
  
  
03  
  
  走到离家还有最后一个红绿灯路口,黄少天的目光停留在马路对面的一个男人身上。
  
  
  那个男人蹲在路灯旁抽烟。灯光下打在男人的脸颊,忽明忽暗地闪烁,除了那一对垂眸的眼睛看不清之外,他有着挺直的鼻梁和薄削的嘴唇。修长而性感的手夹着冒着火星的香烟。
  
  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,他忽然想到如果被那只手抚摸自己身体深处,会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?
 
     大脑在那一瞬间涌出这样想法的时候,黄少天被自己给震撼到。
  特别是想起大学期间舍友安利的美国大片……那旖【和谐】旎风光……那糟糕的声音……
  
  打住打住!!!黄少天掐了掐自己的脸,晃了晃脑袋,蹙起眉头自己一定是没有谈恋爱两年,刚刚又经历狗血的夫夫秀恩爱,
  
  已经yu求不满到极致了???
  
      大晚上居然对着一个陌生的男子起了无名的情yu???
  
  绿灯闪烁着,他定了定心神,拾步向前。
  
  经过那个男人的时候,黄少天还是控制不了自己强大的好奇心【yu望】,不经意间看了他一眼。
  可万万没想到,那个男人竟然也在看他......
  
  四目相对,黄少天的心脏不知为何无端端地“咯噔”了一下,步子依旧不停,他一路向前走到路中央,忽然停下脚步。
  
  那个男人似乎一直在注视着他,此时看着黄少天正向自己走来,他的脸上慢慢浮现一丝淡淡的微笑。  
  
   那个微笑,足以迷倒万千少男少女。(bushi)
  
  他有一双漂亮的桃花眼,深邃,淡薄,十分好看。
  
  能长成这样的男人,在这个社会上只可能是从事服务社会的Alpha......
  
  黄少天站在他面前,打量着这个被他相中的男人:身穿很大众普通的白衬衫,胸前的纽扣故意没有系上,胸肌若隐若现;脱下的西服披在肩上,晚风吹起落下的袖子,额上的中分也随之凌乱。这样的人,仿佛就是夜中的王。
  这个男人,我,黄少天,就为他破一次例吧!
  
  
  
  
  
  
  “多少钱?”黄少天拿出了他的总裁气息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一字一句地讲。
 
  “什么?”那男人将烟蒂轻轻摁在地面上,烟头在冰冷的地上被磨灭殆尽。“
  
  我说......”黄少天莫名很紧张,紧握的手心一直冒着汗,又看了看他那修长的手指,想了一下自己不可描述的思绪,深深呼吸一口气,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显得平静。“一个晚上,多少钱?”
 
  “一个晚上什么?”那个男人将烟蒂扔进一旁的垃圾桶,从地上站起来。
  
  “一个晚上,跟我回家睡觉,需要多少钱?”
  
  “睡觉?”
  
  “对,睡觉。”黄少天觉得这个Alpha牛郎好像不够格,作为一个陪睡小白脸,难道他不应该在客人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明白客人的意图吗?
  
  “呵呵^_^”喻文州笑了笑,有意思。尽然这位先生认为我是那种人,我喻某奉陪到底。【喻总:少天,你成功引起本总裁的注意力】
  黄少天见那个男人大概听懂他的意思,思考了几秒后,便听到他的询问:
  
  "你是Omega?"
  
  "不是……"难道一个Omega会把自己的终身大事交给一个互不相识的Alpha???!!!这个社会太现实了吧……
  
  "咳,抱歉,"
  
  “你家在哪?”
  
  黄少天还没有一时间反应过来,抬手指了指远处的新式公寓群。
  
  “咯,就在那,马路对面,再步行几分钟就到。”他说话的时候,对方一直在盯着他看,他温柔似水的目光让黄少天的喉咙有些发紧。他是第一次做这种勾搭的事情,但是!在包【和谐】养对象面前一定要装得很熟稔!!!   
 
  ————这不是他第一次找牛郎!  
    
  ————蓝雨总裁左抱一个右抱一个的形象名存实亡的!   
  
  ————我,黄少天,不是chu男!!!
  
  
  
  “那,走吧。”片刻的沉默,黄少天向他点了点头。
  
  黄少天闭了闭眼,拾步向前走去。

  其实也就是几分钟的车程,他总觉得自己走一个世纪那样漫长……
  
  黄少天站在自家门口,从裤袋摸出钥匙,打开大门时不时回头望了望跟在他身后的人。

  他脑海里仍有上万只羊驼飞奔而过……

  啊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你究竟干了什么!!!!!!

  你这样的行为属于引狼入室!!!!!

  自己一定是假的,这一定是梦!!!
  
  
  "那个,请进……"他先一步走进屋,走到落地窗前拉开沉重的帘子,城市的灯火阑珊,黑暗的客厅顿时光亮了许多。
  
  喻文州反手关上门,微微颔首,优雅地跟进去,通过窗外的光打量着这家主人的品味。
  这个"客户"深藏不露啊……
  
  "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"
  
  等了半晌都没有听到对方的回答,转过身,却发现人已经走到他的身后。
  
  从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,黄少天就觉得这个男人的眼睛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,好似踩进去就无法轻易脱身。
  
  "我亲爱的客户,睡一晚还需要知道名字?"喻文州勾了勾嘴角,送进狼口的小绵羊,白要白不要。
  
  "也是,不需要知道了。"
  
  下一秒,黄少天勾住他的脖颈,似笑非笑看着眼前的"牛郎","牛郎先生"深情地望着这位主动的客人,低下头吻住了他的唇。
  

评论链接还有一点点的撩天👇

评论(6)
热度(41)